20x10 蕭邦CHOPIN 官方部落格
關於部落格
  • 439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波哥雷里奇-叛逆其實傳統

訪 波哥雷里奇

焦元溥 (本文訪問內容發表於日本四月號Mostly Classics雜誌)


出生於克羅埃西亞的鋼琴大師波哥雷里奇(Ivo Pogorelich)大概是近三十年來國際樂壇最奇特的風景。他十一歲至莫斯科學習,進了莫斯科音樂院卻覺得老師一無是處;正想休學返鄉,卻在晚宴中偶遇一位外交官夫人。他從來沒有想過,眼前看似平凡的婦人,竟然傳承李斯特晚年弟子西洛第(Alexander Siloti)一派的演奏絕學。最後他不但拜婦人為師,更把老師娶回家——如此武俠小說中才會出現的劇情,一旦在現實生活中上演,那可比小說還要精彩萬分。潛心學習下,波哥雷里奇修練出驚人技巧,二十歲就贏得義大利卡薩格蘭德大賽首獎,兩年後又獲蒙特婁國際音樂大賽首獎。同年十月他參加蕭邦鋼琴大賽卻未入決賽,不僅輿論大譁,身為評審的鋼琴名家阿格麗希職抗議,波哥雷里奇聲名大噪隔年他於卡內基音樂廳舉行個人獨,以巨大成功奠定其巨匠聲望,從此頻繁登上全球各大舞台。


 


鋼琴皇帝與鋼琴貴族

 

波哥雷里奇一向以自己所承傳的李斯特學派自豪,對李斯特也有無上的崇敬。對蕭邦和李斯特這相差一歲的兩大天才,波哥雷里奇如何比較?「蕭邦和李斯特曾是非常親近的朋友,但他們也彼此嫉妒對方。蕭邦希望能有李斯特的超絕技巧,李斯特則羨慕蕭邦的創意與靈感。就所受的音樂教育而言, 李斯特可說更『全面』——他的創作類型更豐富,寫鋼琴音樂也譜管弦樂作品。我們在李斯特身上也看到明確的貝多芬傳統,把貝多芬精神以新方式延續。」

 

和李斯特日後一呼百應的樂壇盟主地位相比,只活了三十九歲的蕭邦,始終是抗拒人群的音樂家。「蕭邦把自己完全投身於鋼琴。他為世人揭露了這個樂器的所有奧秘,讓鋼琴自成宇宙,創造出完整的聲響世界。這個建築在鋼琴上的世界看似狹小,實是無限,深刻啟發了法國作曲家德布西、西班牙作曲家阿爾班尼士(Isaac Albeniz),以及包括史克里亞賓、拉赫曼尼諾夫在內的諸多俄國作曲家。」如果真要波哥雷里奇為二人下評語,他認為「在李斯特之後,沒有人能夠脫離他在鋼琴上的影響,他是絕對的鋼琴皇帝;在蕭邦之後,鋼琴音樂脫胎換骨,他是永恆的鋼琴貴族。」


 


最危險與最困難

 

但即使身處李斯特傳統,波哥雷里奇對蕭邦作品仍有絕對的尊敬。雖然彈法往往大膽出奇,但對波哥雷里奇而言,正是要直指蕭邦音樂本質,才是詮釋蕭邦的正確方式:「我認為蕭邦詮釋中最危險的錯誤,就是以『浪漫』的方式表現他——蕭邦雖然身處浪漫時代,但他本質上是革命家,他的音樂在當時是全然的前衛大膽。如果不能表現蕭邦的革命性,卻把他和其他浪漫派作曲家以同樣的浪漫方式表現,我認為那根本背離了蕭邦的精神。」那如果以「浪漫」方式演奏,是一般詮釋蕭邦最危險的錯誤,什麼又是演奏蕭邦最困難之處呢?「我認為是演奏者必須真心且誠實。畢竟,蕭邦的音樂容不得一絲虛偽,而這也是我永遠努力的方向——我從不演奏自己不相信的音樂或彈法。」


 


叛逆其實傳統

 

聽眾覺得詮釋新奇,但鋼琴家本人卻自評真心誠實,這其實正是波哥雷里奇最受人誤解之處:他的音樂或許大膽,卻無一音無出處——至少,那是他真心相信的詮釋手法。無論旁人聽來可能覺得多麼奇特,對波哥雷里奇而言,一旦他從樂曲中讀出那些隱藏聲線或曖昧旋律,他就是堅持要把自己所見,作曲家的所有構想全部披露。這是無比艱辛的選擇,他也始終對自己刻苦苛求,追求音樂的表達完整與技巧的嚴謹全面。「無論是唱片錄音或音樂會演出,我的最高目標就是演奏的清晰明確。而達到清晰明確和靈感與天分無關,只能靠夜以繼日的努力。有人問畢卡索他相不相信靈感,他回答:『是的,我相信靈感。這是一位很難邀請的客人,通常在我工作八到九個小時之後他才會出現。』天分當然很重要,但天分絕對無法替代苦功。」

 

而支持如此苦功的,其實不是前衛反叛,反倒是服膺傳統與相信權威:「叛逆?不,我一點都不叛逆。事實上我可以說,我所受的家庭教育和音樂教育,都相當尊重權威。不向權威看齊,難道要向無知學習嗎?」和他的外在形象相反,波哥雷里奇其實真心信奉傳統,尊重他所學到的知識與學問,而他也用一生努力學習:「民主社會中雖然人人平等,但在知識面前,哪裡有人人平等這回事?我知道今日許多人對權威毫無尊重,心中只有名利。如果知識學問不能讓他們在短期內獲利,他們就不屑一顧。我認為那只不過是顯示自己的懶惰,以及不肯按部就班下苦功鑽研罷了。」


 


重回華沙

 

但話說回來,這樣相信傳統與權威的鋼琴家,當年究竟為何在蕭邦大賽上掀起巨大爭議?對波哥雷里奇而言,「我覺得當年比賽所發生的事實,至今外界仍然未真正理解:阻攔我進決賽的不是我的音樂詮釋,而是來自評審的政治因素。那時蘇聯評審代表多倫斯基(Sergei Dorensky)給我打了零分(滿分二十五分)其他來自受蘇聯掌控的共產國家評審,也都給我零分或一分,但西方評審卻不是如此。」即使現在是名滿天下的鋼琴大師,想起當年遭遇他還是餘怒未消,不僅從不在莫斯科演奏,也要求大賽還原真相:「二月我很榮幸地受邀在華沙蕭邦生日音樂會上演奏蕭邦《第二號鋼琴協奏曲》。在之後的記者會,我要求蕭邦大賽公布當年每一位評審所打的分數。三十年過去,我想現在也絕對是時候了,不然世人對蕭邦大賽永遠會有疑慮。」


 


音樂是無需翻譯的語言

 

在全球熱烈慶祝蕭邦誕生二百週年之際,波哥雷里奇也將再度回到台灣,演奏蕭邦、李斯特、拉威爾等經典作品,透過精心設計的脈絡,呈現鋼琴演奏技巧的歷史沿革與表現藝術。許多人都很好奇,他這次又會彈出何等特別的詮釋,特別是音樂會包含數首他三十年前的成名作。然而,鋼琴家卻希望大家無須多想:「就以這次我要演奏的拉威爾《加斯巴之夜》(夜之惡魔)來說,這是作曲家以白特朗(Eloise Bertrand)詩作所譜寫成的奇幻作品。想了解詩文,法國人可以直接讀原作,台灣人就必須透過翻譯。但音樂卻是無需翻譯的語言,台灣人與法國人皆能直接感受並欣賞拉威爾的創作。我期待回到台灣,和大家分享我對音樂的愛。」

 

無論傳統或反叛,只要有心,你會聽見波哥雷里奇,以及他永遠令人驚奇的藝術。


 


波哥雷里奇鋼琴 台灣巡演

5/15台中圓形劇場;5/16台北國家音樂廳;5/18高雄至德堂
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